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一网时尚 - 关注当今创业领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欢瑞世纪再遭证监会问询,严重亏损的周播剧未来在哪里?

2017-07-20 | 人围观

欢瑞世纪再遭证监会问询,严重亏损的周播剧未来在哪里?


欢瑞世纪,曾经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影视公司。


在2016年影视行业跨界并购集体遭到打压的情况下,因证监会的“一事一议”原则而顺利过会,完成借壳星美联合的资本大事件,从此登陆资本市场,得到中国民营企业的最高加持待遇。


欢瑞世纪借壳成功这件事情上,说明证监会的工作人员还是非常认可欢瑞世纪。但同样还是这批人,却在半年后让欢瑞世纪如坐针毡。


先是李易峰1800万问询、接着年报“扒皮”式问询,再接着因信息披露被立案调查,每一刀都刺中欢瑞的要害,也让存在同样问题的其他上市类影视公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种种迹象表明,证监会这次密集式的问询不是一时心起的心血来潮,而是有计划、有重点地实施监管,涉及上市公司业绩的方方面面


这次,证监会又将目光投向了上市公司重大合同披露。根据欢瑞世纪昨天发布的回复公告来看,证监会就欢瑞世纪与北京卫视、安徽卫视的巨额周播剧场合同进行详细问询,程度之细前所未有。


这背后的逻辑似乎十分简单,证监会担心巨额合同是不是暗藏猫腻,是欢瑞世纪为了完成重组承诺业绩而为之的,会不会损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欢瑞的回答当然都是否定的,但详细回复背后暴露出来的周播剧困境值得认真探讨。


巨额周播剧合同引证监会问询


关于欢瑞与北京电视台、安徽卫视签订的合约模式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只是在金额上稍微有点差别,以北京台为例,合同分为两个层面,即购剧方面与广告招商方面。


在购剧方面,北京卫视拿出每周一二三的次黄金档时间专门放欢瑞的电视剧,即为欢瑞周播剧场,欢瑞影视承诺自2017年3月31日至12月31日,提供《青云志2》《大唐荣耀2》《十年一品温如言》《盗墓笔记2》《龙珠》五部共170集电视剧,打包价格为1.32亿元。


在广告招商方面,欢瑞影视旗下欢瑞营销承包了周播剧场的广告招商权,具体为周播剧场的冠名权和特约赞助,即“一冠三特”,具体的价格是欢瑞保底1.58亿元。


如果招商费在1.58亿元以下,盈亏由欢瑞自行负责;如果招商费用在1.58亿元以上,则北京卫视按照合同参与多余部分的分成。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北京卫视拿出时间段资源,欢瑞自负盈亏参与运营,用公告里面的话说是“电视剧排播权+广告招商运营权”的尝试;只可惜欢瑞世纪在重大合同公告里面遮遮掩掩,描述过于笼统,关于保底金额等核心信息没有详尽披露,所以引来证监会的问询。


仔细研读证监会的问询信息,主要还是集中在关于这两个合同的详细细节上,以及1.32亿购剧合同、1.58亿广告保底的价值公允性,期间是否涉及到利益的输送,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等。


卫视招商水分大,欢瑞运营亏损严重


当真实的数据滚滚袭来的时候,现实的残酷与荒诞还是吓了我们一大跳。


之前我们对一线卫视招商的印象还留在动辄几千万、几亿的大大新闻中,殊不知在这样的大平台、大公司、大IP的加持下,欢瑞周播剧场的招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根据公告,在安徽卫视《海豚周播剧场》冠名和特约资源的招商报价上,冠名冠名刊例价格为 3500 万元/季度、特约刊例价格为 1500 万元/季度;但在具体执行的时候要大打折扣。


根据淡旺季的不同,分别给予20%-40%的售价,意味着即使是旺季,冠名的价格也只能卖到1400万,而淡季的时候只有700万元,相应的特约的价格为600 万元-300 万元。


即使这样的价格“大甩卖”,安徽卫视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招到商,欢瑞按照最乐观的估计,全年可实现的收入约为 3733 万元至 7466 万元(按实际7个月算),与实际要支付的成本 1.7 亿元相比,仍有1.33亿元至0.95亿元的差距。


这就是说,最乐观的估计欢瑞仅在安徽卫视的一个平台上就将要亏损约1亿元左右。


相较于安徽卫视到目前为止的裸奔状态,北京卫视会好一点点,虽然它们的广告很多,但是仅仅只有一个月的短期冠名是付费购买的,涉及金额 150万,其余周大福珠宝、58 旗下安居客、TATA 木门、欢瑞游戏,但均为进行客户培育的“赠送”,无实际收入。


因此最乐观的估计,在北京卫视周播剧场上,欢瑞世纪将要亏损6000万左右。


但是由于上半年历来是销售淡季,随着下半年即将到来的酒水饮料快消行业销售旺季和暑期及金九银十的媒体旺季, 欢瑞世纪综合得出的两个平台合计年度亏损在1670万元至 4670万元之间。


欢瑞出师未捷,周播剧未来在哪里?


欢瑞世纪的这次和两个大台合作,是一种新的尝试,但短时间来看却不是一种好的合作模式,低收视率也给电视台带来了生存的难题。


此前雄心勃勃要打造周播剧旗舰的湖南卫视同样失利。


2013年底,湖南卫视就率先尝试了芒果周播剧场,播出于正的《被遗弃的秘密》,但是因为收视不好被半途停播;随后2016年,湖南卫视又尝试播出《幻城》《青云志》等流量明星担当的电视剧,但收视效果依然不好,没有形成周播剧口碑。



进入到2017年,周播剧似乎一度进入沉寂状态。


根据自媒体数娱梦工厂统计发现,2017年初的周播剧场收视率早已不复暑期档时的热闹,收视率普遍跌至0.6的均值,仅为头部日播剧平均收视率的60%,收视下跌近四成。由于收视率持续走低,一些卫视的周播剧剧场已经开始放下“非IP大剧不播”的身段,开始播放N轮剧(《双刺》)和先网后台剧(《极品家丁》)


收视率的持续走低甚至迫使一些卫视做出了停播周播剧场的决定。在此轮竞争中,一线阵营的江苏卫视已经率先离场,其原先预留给周播剧的周三周四晚间“910”时段目前已经被综艺节目内容填充。


此情此景加上欢瑞盈利探索的失败,不禁要问:周播剧还有未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