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一网时尚 - 关注当今创业领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中国特色的科技创投,就是大家都觉得“总会有人买单

2017-04-13 | 人围观

073824207988.jpg

我们其实从 2005 年就开始了,丁纯先生是管理合伙人也是创始人。第一期基金当时我们只投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比如在天使轮投了优酷,第一期基金是一个规模稍微比较小的美元基金,差不多 3000 万美元左右,回报是 11 倍,还是很高的,这个业绩在当时排到了全美国的第二名。不过那时候还不叫 China Rock,是在 Farallon Capital 旗下的一个分开的基金,丁纯曾经是 Farallon 最年轻的一个合伙人。


Farallon 在 2009 年之前是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现在我们在旧金山的办公室也是在 Farallon 的大楼。2005 年我们的第一个 LP 也是 Farallon Capital。当时我们没有做太多品牌上的推广,所以就是在 Farallon 旗下来做投资。从 2012 年开始,我们开始推出华岩资本,也是在那一年我们启动了第二期基金,2014 年底的时候我们进入了第三期基金。这两期有点不太一样,我们做的是跨境投资,不仅投中国公司,更多的是投美国公司。从这两期基金来看,50% 是在美国西岸,50% 是在中国的沿海地区,主要分布在四大领域:企业 IT、消费升级、互联网医疗和互联网金融。


第二期基金目前已经都投完了,目前有大概四倍左右的回报。第三期基金现在已经投了一半,后面都是在做跟投。今年,也就是 2017 年,我们很快要关闭新一期的基金,第四期,也是美元基金。这一次我们又转变了策略,投资方向我们称之为“前沿科技”,专门投资一些还没有市场化的技术项目,比如人工智能、AR/VR、无人车和无人机、电脑识别等等。我们在想,后面的三五年,在硅谷和中国市场,什么技术会变成一个大的市场、一个新的趋势。我们在最早期就要切入,因为我们也只投早期。对我们来说,“前沿科技”是现在就要切入的,这是我们第四期的基金,刚开始投。


第四期我们是从去年四月份开始募资,差不多快募完了,这段时间我们一共投了 16 个公司,其中有 10 个都已经到下一轮的融资了,这 16 个公司总体看到现在差不多已经 1.5 倍左右了,到四月底从市场的估值来看差不多就 2 倍左右了。现在来看投的公司增长得挺好,下一步我们在“前沿科技”这个领域,会看比如说光场 (light field) 捕捉的技术,人工智能做电子商务客服的技术,还有 AR 做视力纠正的技术,还挺多的。LP 对这个投资方向还是比较激动的,现在这一块儿没有什么市场,大家虽然有这个概念,但是真正这些技术的市场有多大,能赚多少钱,还不知道。现在还是非常早期的阶段。比如 VR 炒得非常火,但是真正能赚钱的没有几家。


每个 LP 去投一个 VC,都面临一个风险。“前沿科技”方向这期基金的风险虽然很大,但是回报率也会非常高。对 LP 来说这肯定是一个赌的方向,愿意去冒这个风险。科技风投本来就是有非常高的回报和非常大的风险,大多数 LP 在投资 VC 的时候都是用极少数部分的资产去投,他们也会自己去做一些预算。


科技泡沫破裂造成灾难性连锁反应的可能是有的,特别是在国内,因为国内目前的估值要比全世界其他地方都要高,在 A 轮后的各个阶段,一直到二级市场,都非常高。这也是中国市场的一个特色,大家总是觉得会有人买单,不是 A 轮买单就是 B 轮买单,或者最后到二级市场买单。


我们觉得做创投,投进一家公司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合理的估值判断。比如有的公司,每年只赚几百万美元,但是估值会到两、三个亿,现在就有人愿意在这时候去投它,你是参与还是不参与?我们会做自己的判断,对于有质疑的项目就不去参与,我们的风格还是偏保守型的,这也能降低我们的一部分风险。


在美国,许多创业项目在很早期的时候,投资人往往是比较分散的,所以我们作为机构投早期是有优势的,尤其是如果你有一些国际化的背景就更好。你看我们对中美两边的市场就都很懂,对硅谷的公司来说,这就是一个优势。比如我们会带公司去国内见一些大客户,这些投后资源。我认为这也是中国资本在美国的一个很大的“缺口”,他们没有这样的本地资源。


为什么有一些中国资本到了美国或者欧洲,找不到好的项目?或者不知道自己投的项目是不是真的好。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国资本除了钱以外,不能给这些公司带来更多的资源,尤其是当地,比如美国这种本地的资源,还没有。对于早期的公司来说,他们还是要先打本地市场,以本地市场为主,然后才是国际市场。这也是中国资本在硅谷的一个弱点,就是没有本地的这些资源。我们因为在美国已经十年多了,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不同,我们有本地资源的积累。


我们做创投,第一件事是帮 LP 赚钱,是最高优先级的。现在国内许多 LP 想跟我们合作,也是因为国内一些 VC 做得有问题,赔得一塌糊涂。我们不会像一些国内的 VC 那样,整天想着做网红,我们很低调。你像 Music.ly 最早就是我们投的,我们是第一个进入董事会的,他们团队来硅谷时起先就在我们办公室办公。只有业内的人知道 Music.ly 这个项目是我们做的。我们完全是为了项目和 LP 才来做 VC 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去做媒体网红并没有意义。


中国背景的投资人的确从某种程度上对硅谷带来了“冲击”,比如我们每期都会参加 YC 的 Demo Day,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现场下面坐着的投资人至少有一半都是黑头发的。中国投资人带给硅谷创业者的一个概念就是,这些公司可能在本地市场是唯一的一家,但从世界市场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并不是。在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地区,还有很多的竞争对手。需要让这些创业公司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就去想他们一些国际化的业务。


中国资本多少会把硅谷的估值带得高一点,因为钱多了,多少会有点。现在稍微降了一点,2015 年时特别高,各种各样的项目都是。现在我看到一些晚期的公司,是中国资本在投,投中后期,最典型的就是一批做 VR 的公司,都是国内的资本在投。我们认识的几乎每个做 VR 的公司都跑到中国去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