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一网时尚 - 关注当今创业领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马云与李彦宏在人工智能隔空对战后,马化腾这样调停......

2017-05-30 | 人围观

102417405847.jpg

非常荣幸,参加第三届的数博会,BAT三家是第一次在同一届数博会到齐。除了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深圳IT峰会,又一次看到BAT三家再一次聚首。


很有意思,这次马云和李彦宏隔空对战,做了“人工智能”和“机器智能”两个高峰论坛,有一点火药味。特别是对大数据本身,他们的看法有所不同。马云认为数据很重要,是原料,没有数据什么都不行,听起来很有道理。李彦宏提出不太一样的观点,认为数据不重要,创新和技术更关键,并且还举例,说工业时代煤像数据一样是原料,但煤的重要性肯定不如蒸汽机,听起来也很有道理。


我大胆点评一下:我相信李彦宏谈的是从0到1,需要由创新技术驱动;马云讲的是从1到N,这个过程需要持续不断的数据驱动。所以,他们谈的是不同阶段。


我想讲另外一个观点:未来互联网发展,更重要的一个要素是“场景“,或者我们称之为“战场”,再通俗一点就是“市场”,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有了应用场景,有了市场,数据自然会产生,也会驱动技术发展,人才也会随之而来。


从不可复制性的角度来说,计算能力和大数据都是可复制的,但是市场和人才是不可复制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核心点。就好像今天BAT三家分别在社交、电商和搜索有各自的主战场和场景;我们看到滴滴、摩拜有交通出行的场景;我们看到微信、支付宝有支付场景;新美大、58,有日常生活的场景和使用习惯。有了这样的战场,未来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就可以借助新技术,从而把握先机,否则的话,你空有技术、空有数据是远远不够的,你提供给谁?通过什么渠道给用户呢?所以最关键的还是场景。


接下来,我想谈谈在数字经济方面的一些看法。2015年总理报告首次提出“互联网+”,去年提到了“分享经济”,今年又提到“数字经济”。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其实是一脉相承的。我们现在谈的“数字经济”,是互联网+产生的结果。互联网+则是重要手段,我们谈数字经济仍然离不开互联网+。


在第一届数博会上,我们和贵州省签了《互联网+的战略合作协议》,今天在贵州,医疗、社保、交通、警务等很多城市服务,都和“互联网+”充分结合了。在2017“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发布的互联网+指数中,贵州的互联网+指数在全国排名上升了2位,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去年我们提到要在贵州建大数据中心,这将是中国最安全的一个大数据中心了。它有四大特点:第一个是高隐蔽性,第二高防护性,第三是高安全性,这个设计是为了防地震和防爆炸;最后一个高是高效绿色,效能做到PUE1.2,一般情况下用风冷是2。我们降低到1.2,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希望未来在这里存储最核心的大数据。


我们总结了数字经济的“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实”,实体经济的实。


实体经济正在全面数字化转型,深入到每一个角落。在这个过程中,腾讯的定位非常清楚,我们做连接器,做基础设施,我们只做配角,主角是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我们给他们提供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能力。


第二个特点,“新”,也就是创新。


大家看到,数字经济的时代,每一个垂直领域都蕴藏着大量的创新机会。 有一个贵州的企业叫货车帮,在全国360多个城市开通服务,把全国货车和货物的情况精准对接起来,极大地降低了空载率,这个公司还给司机提供金融的服务。


第二个案例是链家,做房产中介,这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他们面对互联网的压力,敢于突破和跨界,积极地往线上转型,目前在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房产服务业中成为龙头老大。


第三个案例是蔚来汽车,有人说是中国版的特斯拉,它很巧妙,先做电动跑车,做赛车,在全球各大主要的赛道上,打破了很多记录,拿了很多第一名。通过这些案例证明自己在电动车领域的研发能力,蔚来汽车会把无人驾驶、音乐、云以及线下服务结合起来。未来,工业制造和农业方面也会迈向数字化、互联网化、信息化,各行各业都在全面拥抱数字经济。


第三个特点是“通”,也就是连通。


中国企业正在走向海外,尤其现在多了一条“数字丝绸之路”。过去国外企业诟病中国企业没有版权,但最近几年中国版权得到非常大的保护和发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的影视、手机游戏、音乐,文学、动漫,这五个跟内容有关的文化产业正在蓬勃发展,正在走向海外。中国的数字文化产品就是“新丝绸”,中国应该抓住现在的大好机会,积极地“走出去”,和国外的知识产权企业多合作,去布局全球的数字文化产业。


与此同时,腾讯云在海外的业务正快速成长。我们在多伦多、香港、新加坡、美国硅谷已经有海外数据节点,我们在法兰克福也正在建。今年全球结点将不低于29个,这些海外数据节点可以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最后,我想谈谈,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是云化程度。工业时代,衡量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指标就是用电量、耗电量,工业用多少电、民用多少电。未来数字经济时代,大家通过计算云的数量,来衡量发展程度。


我和团队讨论,云的使用量到底怎么表达呢?我们目前还没有答案,可以是计算能力CPU、GPU的内核,也可以是带宽,还可以是存储。它们是一个综合概念,我们现在没有找到一个具体的衡量单位,但是感觉未来“用云量”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经济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