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提供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每天千款优惠券秒杀,一折限时疯抢! 一网时尚 - 关注当今创业领域的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没有SCC超跑和望京小腰,讲得哪门子深夜食堂啊?

2017-06-15 | 人围观

130411045085.jpg

目前这部电视剧在豆瓣上的评分只有2.3,而且还有一路走低的趋势。大家的槽点也异常集中:明明讲的是在国内深夜食堂的故事,为什么要穿和服啊?而且脸上的刀疤也和原版里小林薰一模一样,但是配个上了二斤发胶的夜店发型,怎么都看不出来是饱经世事的模样。


当然,最重要的槽点还是落在了我们大“吃国”人人都有资格点评的食物上:莫名的鱼松拌饭是什么情况?给黑社会大哥上了五个小拇指大小的炸香肠就要收三十块,不怕大哥把店给拆了?当然,还有比演技还浮夸的“泡面三姐妹”和黄磊在后厨拆碗装泡面的场景。到这里,全国的段子手们都看不下去了。


我觉得微博上@反裤衩阵地说得很好啊:


“中国的‘深夜食堂’难道不是只卖馄饨、脏串儿、麻辣烫吗?就算戴十个银镯的女子也点不出鱼松拌饭这种东西啊!”


1


放眼全国能称得上是深夜食堂的地方,基本上都不像《深夜食堂》里演得那么干净。


我们内心中对于夜宵的认识,和电视剧的编剧们,以及原版《深夜食堂》里呈现的日本人有着极大的偏差。


无论我们对于晚餐这事有多么认真,哪怕两个人吃饭也恨不得找个低消800块的包厢来展现私密和尊贵。但到了夜宵摊上,所有人对于面子这事都进入了“贤者模式”——无论你穿得是AMANI还是班尼路,都得是蹲坐在小马扎上,等着老板的呼号自己去拿烤熟了的串。


在这里人人平等,人人也乐于平等。很少会有富人在这耀武扬威,就算是你有钱把整个烧烤摊都包场了,你看其他食客会不会上来打到你满地找牙。



而那些深夜里开超跑来吃夜宵的,要么是来体验和自己生来隔绝的市井气息,要么是离开这个氛围太久,想回来找找亲切感。


之前SCC的创始人宽宽就曾对《ELLEMAN》说过:“有钱也是人啊。撕开财富的外壳,都喜欢接地气儿的东西,往马扎上一坐,就像哥们儿聊天,气氛一下讲就能变得很轻松。”但他们也很尴尬,就好着吃一口烤腰子,结果无意间捧红了好多家烧烤摊。


保利大厦旁边曾经有一家老李烤串,SCC的宽宽和可乐是这家的老主顾。别看老李是个烧烤摊老板,骨子却丝毫不减老北京人的倔强,每天烤的小腰有定数,来晚就没了。结果宽宽他们硬生生被慕名而来的食客们搞得没有小腰吃,于是转战到了望京。


宜家东边有个十字路口,挨着的几家没名的烧烤摊都可以叫望京小腰。也就是在这空阔的马路上,来多少超跑都停得下。有了SCC的加持,望京小腰瞬间成了坊间热议的夜宵据点,最火的时候声势足能盖过簋街。


除了众多富二代开着超跑来体验小腰的乐趣,也有无数打扮艳丽的女生拎着秀水街买来的LV,在这寻找人生的上升通道,结果很有可能是被另外一群开着八手超跑的另外一群人给捡了便宜。


而望京小腰们最终也没逃得过越来越严的城管,后来有些老板钻进了胡同深处、工地旁边。其中被唤作“眼镜”的老板相当有战略眼光,把望京小腰开进了九朝会。


从此,这一脉成为了望京小腰的正统,矗立在数十家“老店”、“总店”、“旗舰店”、“创始店”、“冠军店”望京小腰之中。每年卖出去的烤串,连起来能绕地球好几圈。


而当年和“眼镜”一起摆摊,为帝都PM2.5做贡献的其他正宗望京小腰老板们,如今还在各条不知名的小胡同内。



2


几乎每个城市都有着像望京小腰这样被名人带火了的夜宵摊,食客们纷至沓来并不是为了这家的夜宵有多好吃,而是为了尝尝这家的夜宵为什么会在名人的嘴巴里那么好吃。


上海霍山路上的豆浆油条,最火的时候停车得停在三条街之外,当时晚上十点开门前就有人排队在等。


人家本来一个好端端的、早上五六点钟开业的早餐铺,生生被夜场结束后填肚子的李晨和潘玮柏带成了夜宵摊。开业时间从凌晨一路提前到傍晚,估计迟早会变成二十四小时营业。


就在豆浆油条店的马路对面有一家新疆人开的烧烤摊,烤的羊排是外焦里嫩、相当好吃。


当时还在某杂志社工作的时候,这里因为离同事家近、味道正宗而且食客少,就成了我们收工之后填饱肚子的好去处。我们也曾在做完敞篷跑车的对比试驾之后,把那些车一溜停在那烧烤摊旁边,看看会有多少人因此从豆浆油条店转战过来,结果是还真有不少。等我们下次再去吃烤羊排的时候,已经坐在了五张桌子开外的地方了。


在上海说起开超跑吃夜宵,那不得不提几句柴爿馄饨。柴爿馄饨和望京小腰这两个词有着基本相同的词组结构,前两个字代表着虚无缥缈的地点,后两个字指的是充满诱惑的食物,组合在一起之后居然可以被具体为夜宵摊名,堪称神奇。


这家柴爿馄饨好吃之处,在于那口熬猪油调出来的汤鲜香四溢。再加上薄如蝉翼的馄饨包裹着一团小鲜肉,这碗馄饨连汤一起下肚,足以安抚一颗从夜店出来躁动不止的心。


而柴爿馄饨所在的局门路丽园路可不像是望京宜家旁边的路口那么宽敞,如果在路的一侧违章停车的话,基本上就占了半条路的宽度。所以当时坐在马扎上一边吃馄饨,一边看各种超跑练习侧方位停车也是一出盛景。


当然也有过手潮的新手,在停车的时候油门轰大了,撞了后面另一辆超跑。结果就是引起道路两侧吃馄饨群众雷鸣般的掌声。


但如今无论在哪座城市,开着超跑吃夜宵的场景越来越少见了。倒不是因为夜宵店变得更高档,也不是因为有钱人们更加高冷了。而是因为在深沉的夜幕下,也尽是饿了么和美团送餐员们电动车飞奔的场面。